當前位置:手机怎么玩快速时时彩 >> 小說 >> 內容
內容

快速时时彩是私彩吗:笑傲江湖續集(4)

時間:2019-10-28   作者:默龍 錄入:默龍  瀏覽量:145 下載 入選文集

手机怎么玩快速时时彩 www.ewxtc.tw 四、伏  擊

其實,被天下人認為邪惡的東方不敗在令狐沖眼里是個性情中人,至少比岳不群真實?;褂興奈涔?,在這世上,說他是天下第一也不為過。

記憶一旦被打開,令狐沖只記得黑木崖后山萬花叢中,珠簾錦帷,富麗燦爛的繡房中,穿著妖艷的裙衫,左手拿著繡花棚架,右手持著一枚繡針,低頭繡花的東方不敗就像盛夏的風景,定格在他的腦海中,很顯然這種印象是不正確的,至少那天惡戰的時候,他看到的東方不敗是一個器宇軒昂的男人。

對東方不敗的惡意宣揚和丑化無疑是任我行上臺后的頭等大事,所以三人成虎,經過鍥而不舍的編造和加工,凡夫俗子們就會信以為真。

驚心動魄的惡戰仿佛就在眼前,那炫目的紅衣在任我行,向問天,任盈盈,令狐沖四人中間穿梭,詭異的殺氣在恍然不覺中縱橫交錯,細小的銀針像幽靈一般把當世高手搞得狼狽異常。

殷紅的血從任我行的左眼滴落,他自己的臉也被刺了幾下,火辣辣的疼痛,自己的劍如疾風,左擋右擋,還是無法擊破那張內力織就的大網。

銀針連著絲線不差分毫,帶著一股無堅不摧的殺氣,攻向他們死穴。若不是盈盈以非常手段對付楊蓮亭,使之分心,他們四位高手也奈何不得。東方不敗運針之術,早以達到了化境,那一池碧波被風雷之威激起,到處都是四濺的水珠,而水珠環繞的東方不敗,在落于下風之時,依然淡定如初。

盈盈所說的那些江湖事都與東方不敗有關。女人骨子里的驚懼比男人來的快,也許是她們的直覺太靈敏了。

她擔心的事情令狐沖何嘗不知道。只是重出江湖意味著什么?紛爭,權力,欲望,欺騙,恩仇都會隨之而來。何況,他們現在還有了兒子,一想到這個,令狐沖的眼里滿是溫柔。

他自小沒了父母,被岳不群夫婦收養,對父母之愛憧憬萬分,如今可是要加倍給這個孩子。小家伙出生的時候正是楓林紅透的時節,就起了名字叫念華,就是思念華山的意思,四歲的兒子整天跑來跑去不知疲倦,長得太像盈盈,漂亮的五官,清靈靈的大眼睛,粉嘟嘟的小臉,非常惹人喜愛!

正出神想著,盈盈拉著兒子過來了?!俺甯?,我都收拾好了,咱們出發吧!”令狐沖點點頭,“收到岳父的消息了?咱們在什么地方與他老人家會合?”盈盈看了一眼小孩子,說:“在柳西鎮,爹爹剛與人交過手,要我們到那里會合。孩子還小,我們先把他托給謝三哥照料幾天?!?/span>

要到柳西鎮,必須經過花溪鎮。日夜兼程到了花溪鎮已是薄暮時分,天氣稍寒,進入初冬了.農歷的十月初一是鬼節,天霧迷漫,飄著火紙的煙有些嗆,灰灰的槐樹無聲地靜立著,仿佛也知道這個節氣是閻君法外開恩,小鬼們都出來狂歡了。

傍晚的花溪比平常要熱鬧,因為柳西鎮一大半的人都來這里避亂,市面比以前熱鬧許多。

而鎮上唯一的同??駝幌嘟現律馇謇?,毫無生氣,避亂的人們在附近的山洞里居住,日子過得也比較舒服?;錛潑搶晾戀刈?,沒有起來招呼客人的。

令狐沖掃了他們幾眼,有一種奇怪的感覺,有一個好似在華山論劍時照過面的青城派弟子,也淪為了客棧的伙計,如是這樣,也不失為一個退隱江湖的好辦法。隱居江湖日子久了,許多人也都面生了。

晚飯過后,他和任盈盈一道外出順便要去集市上逛逛,“掌柜的,晚上有沒有熱鬧的地方?”

“這位公子,出了門左拐,走到第一個路口向南,是本鎮的土地廟,晚上很熱鬧,有賣東西的,還有最近從波斯來的變戲法的胡人,還有一些韃靼人?!蓖5睦險乒袼?。

他和盈盈一起走出了客棧,“盈盈,你不覺著有什么不對勁兒嗎?”令狐沖說。

盈盈眉頭皺著,擔心地說:“你多慮了,光憑這些蝦兵蟹將,想和我日月神教為敵,無異于以卵擊石。我真擔心,阿爹現在傷勢怎么樣?”

土地廟前的確非常熱鬧,賣藝的、算命的、賣布料的,許多小商小販布滿了長街。

胡人在賣力的玩吐火的游戲,兩個腮幫鼓鼓的,沖著火把用勁一吹,火舌足足有3尺長,人群一陣陣喝彩。

波斯人笛聲空靈,伴著笛聲一條眼鏡蛇在毯子上婀娜起舞,小孩子在大人的帶領下小心翼翼的看著。

豎著“鐵口神算,參透命理”招牌的趙秀才,身旁也圍著一群市井婦女,有的要他算老公能掙多少錢,有的要他算能不能找到一個如意郎君。

賣布料的周五娘則趁著夜色趕緊把質地不太好的布料進行大賤賣?!翱燉綽蛄?,2文錢一尺的花布?!?/span>

令狐沖看到遠處,凄清的月光下,一位身著翠衫的背影一閃進了另一條街,心頭猛地一震。

“沖哥,看到什么了?!比斡實?。

令狐沖一把拉過任盈盈的手,兩人一躍,上了房頂,幾個起落,來到翠衫女子經過的巷口,下面空無一人。

“難道是我眼花了,剛才看到一人背影,像極了小師妹?!繃詈逅?。

“我們不是親眼看到她死了嗎?是儀琳親手把她給葬了,別想了,可能是眼花了。走,我去買塊布料,給阿爹做件棉袍?!比斡乇鵠斫飭詈宥栽懶檣旱母星?。

懷著對岳靈珊的思念他又來到土地廟前,周五娘看到這兩口子穿著文雅,像是個大買主,顯得格外熱情,任盈盈一手捏著布匹的這一頭,周五娘拿著剪刀從那一邊沿著布匹剪過來。

忽然,剪子變了方向,直插任盈盈喉頭,任盈盈身子一側,一掌擊出,周五娘身體暴退。

背后波斯人拿起一個袋子空中一揚,毒蛇從天而降,灑向令狐沖二人。

側面吹火的胡人,更是奮力一吹,大團的火球撲向他們。

算命的趙秀才拿起卦簽的竹筒,一記“暴雨梨花”,幾十只卦簽如飛蝗般奔向令狐沖而來。

這幾人的偷襲配合的天衣無縫,幾乎是同時出手,就是一等一的高手想在此刻全身而退都是不可能的。

更有周五娘一聲尖嘯,布匹五顏六色從各個方位穿過令狐沖夫婦頭頂。

令狐沖使出“破劍式”迅速將毒蛇斬斷,一手使出一掌,掌風勢如奔雷,把火球打碎。任盈盈則長鞭一抖,宛如蛟龍,盡數把卦簽擊落。而頭上,布匹則鋪天蓋地,要把他們困死。

忽然,只聽得幾聲慘呼,伏擊的幾人好似極度驚恐,接著除了四散的人群,土地廟前肅穆寧靜。

撥開布匹竄出來,令狐沖看到剛才的幾個人都是七竅流血,橫尸長街。

著了火的布料也“嗶嗶啵?!鋇姆⒊魷焐?,看來施救的人已經走了。

“看來此地不能久留,我們盡快離開?!繃詈逡皇幟ㄗ藕掛槐叨云拮鈾?。

“好險呀!這幫刺客是什么來頭,如此龐大,當今武林還真沒聽說過這號人物?!?/span>

作者簡介:我有點靦腆有點懶。

發表評論

分享本站
  • 月度作品榜
  • 年度作品榜
  • 作品排行榜
孫宇慶 對 城市 的評論
你說,生活就是一場茍且,既無..
遠山谷 對 媽媽的苦難 的評論
問好老師,謝謝賞讀..
遠山谷 對 但愿 的評論
..
遠山谷 對 但愿 的評論
問好老師,謝謝賞讀..
遠山谷 對 夢醒起跑線 的評論
問好老師,謝謝賞讀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