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手机怎么玩快速时时彩 >> 小說 >> 內容
內容

快速时时彩:笑傲江湖續集(3)

時間:2019-10-25   作者:默龍 錄入:默龍  瀏覽量:133 下載 入選文集

手机怎么玩快速时时彩 www.ewxtc.tw 三、驚  煞

他的劍鞘普通的很,摸上去有點顆粒感,這只是一般人在街上都可以看得到的尋?;跎?,而他只是作為裝飾,真正動手也根本用不上。他挎著這把劍一路向西,沿途平安無事,只偶爾碰到一些江湖浪人,蓬頭垢面,大劫已使江湖人才凋零,現在出來混的,像樣的很少。

“站住”,一個沙啞的聲音從背后飄了過來,不用回頭,絕對是向問天這個死狗。他收住腳步,向問天丑陋的臉龐惹人生厭,“去柳西鎮怎么走?”

他回過頭,用川音說:“向前十里路,看到巴郎酒樓的招牌,就到了?!?/span>

“謝了”,向問天話畢立刻策馬狂奔,后面的隨從急忙跟上,弄得狼煙動地。

說到柳西鎮,近幾年聞名天下,那里居住著黑白兩道見了面都繞著走的人,他就是風清揚的惟一私生子沐春風,綽號“想死不難就找我”。

華山派“劍宗”和“氣宗”分離已久,兩宗殺戮慘烈,風清揚一早就把兒子送給別人領養,這個秘密暴露也只是三年前,“漠北十一狼”準備血洗柳西鎮大撈一票,被江湖人發現一夜盡數死在獨孤九劍之下,當時令狐沖被幽禁在少林寺,江湖中除了令狐沖,難道還有第二人得到了風清揚的密傳。

后來,證實是這個叫沐春風的人一舉格殺了這幫悍匪。關于和風清揚關系,還是在風清揚臨終之前委托武當清虛道長,才大白天下。

沐春風性格怪癖,令狐沖三番五次請他出山,他都不肯,弄得任盈盈大為光火,發誓要背著令狐沖干掉他,畢竟江湖人視面子如生命。

通往柳西鎮的石板路,在雨后,空氣稍寒,路面上沾滿了枯黃的落葉,像極了客死異鄉的江湖人。如果不是向問天問路,他還不會特別注意柳西鎮,所以發現各路江湖人馬,正向柳西鎮悄悄積聚。

兩名華服少年騎著大宛名馬,休閑自在邊走邊說:“表弟,沐春風這樣的絕代高手,說死就死,都說是東方不敗把他殺了,我尋思不對勁!”

什么?沐春風死了,居然還是我殺的??杉?,天下人都相信了我沒有死的事實。他心里一咯噔。

“表哥,這都是糊弄小孩子的,沐春風什么人,東方不敗什么人,八竿子打不著,他們捉對廝殺有什么意思?準是任我行這個老魔頭搞鬼,動用正派力量查找東方不敗,這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陰謀?!?/span>

沒有一盞茶功夫,柳西鎮十字街已是殺氣縱橫,華山派弟子和魔教冷月堂的廝殺已是血濺當場,十幾個人尸橫長街。

現場只有一些亦正亦邪的人物冷眼旁觀,深秋肅殺的寒意沁人心骨。眼看華山派弟子落盡了下風,一同前來的二十多名弟子剩八、九人還在苦力支撐,其中兩人腿受了傷,圍成的劍陣威力大減。

一聲慘呼,又有兩名弟子被鐵鏈子卷走了長劍,緊接著一道白光如匹練,兩人倒斃當場。躲在街角的向問天偷偷發出了致命一擊。

忽然,他眼前一晃,一物疾馳而過,旋即加入戰陣,頃刻,空氣凝滯,死一般的寂靜。

除了那人,都倒下了,包括剛才占盡上風的魔教弟子,看熱鬧的想拔腿逃走,也被死死釘在原地。

那人異常冷靜,直到一名魔教弟子用垂死得聲音問:你—是—誰?

那人冷冷回答:東方不敗!

那么,我又是誰?那人轉頭,他看到一張自己的臉,從前的,蒼白而棱角分明。

向問天早已屁滾尿流,狼狽逃竄了。

一向以“春風十里望不斷,依紅偎翠小江南”聞名的柳西鎮成了人間地獄。

等那人飄然離開,他仿佛置身夢中,反復問自己,是不是自己真死了,如果沒有死,為何自己的一腔熱血在剛才波瀾不驚。因為那人明明白白用的就是葵花寶典,無論身形還是手法,除了當世碩果僅存的幾個高手外,沒有人能分辨出來。

關于東方不敗在世的謠言甚囂塵上,加上向問天親眼所見,任我行已經坐不住了,他決定親自出馬,到柳西鎮看個究竟。

經過華山派和魔教幾番廝殺,柳西鎮除了風燭殘年的老人外,其他人都出去避風頭了。沐春風的宅子冷冷清清,一口漆黑的大棺材立在中廳,里面傳出一股令人作嘔的血腥味,屋內還有幾具激戰慘死的江湖子弟的尸體,因為他家來的目的不是來送葬的,獨孤劍譜是各派爭奪的核心。

任我行走入正廳,來到棺材旁邊,一抬手,內力把棺材蓋子震開,他來到棺材旁邊。里面躺的就是沐春風,左耳朵上原本褐紅色的“拴馬樁”(一個肉瘤)沒有一絲血色,好似萎縮了一些,面容恐怖異常,兩只眼睛睜的大。

任我行抬腿一記“橫掃千軍”,棺材破碎,尸體徑直飄向半空,任我行旋即飛身而起,探手抓住沐春風脈門,發覺冰涼無息。忽然,任我行發現自己內力竟源源不斷流向沐春風,大吃一驚,身形暴退,用了十成功力才擺脫對方。

“你到底是誰?”對方一語不發,連出殺著攻向任我行,招式凌厲異常,都是任我行慣用招式,內力與任我行不相伯仲。兩人激斗五十多個回合,“沐春風”旋即虛晃一記,迅速逃走。剛才任我行內力被吸走一成,也不敢輕易追趕。

當世詭異的武功,已經不再神秘了,巨大?;壞枚講話芫?,而且也讓任我行壓力重重。沒出五年時間,獨孤九劍、吸星大法、葵花寶典盡數有人窺探其中秘奧。當世高手的地位已經搖搖欲墜,換做是誰,都會寢食難安。

世事無意了滄桑,只有一個人例外,令狐沖還悠閑的喝著“杏花村”,看著青翠的竹林從枝葉繁茂到深冬的瘦骨嶙峋。

他剛吹奏了一曲《笑傲江湖》,兒子在一旁聽得入神,這才是人生的樂趣。平日里任盈盈不斷跟他絮叨江湖上發生的大事,他一概置之不理。經歷大劫之后,他心如止水,看透人性的丑惡,只愿終老林泉。

“雖然沒有和沐春風有什么交情,畢竟是風清揚的兒子,這樣不明不白死了,天下人如何看待你?現在日月神教和華山派殺得血流成河,你還有心情喝酒?”生了孩子后的任盈盈仿佛變了一個人,一改以前溫柔賢淑的樣子,跟個小怨婦一般,不是嘮叨孩子,就是嘮叨他。

令狐沖很明白老婆的心思,她是擔心父親的安危,尤其是東方不敗在世的傳言已經讓她幾天睡不好覺了。

作者簡介:我有點靦腆有點懶。

發表評論

分享本站
  • 月度作品榜
  • 年度作品榜
  • 作品排行榜
孫宇慶 對 城市 的評論
你說,生活就是一場茍且,既無..
遠山谷 對 媽媽的苦難 的評論
問好老師,謝謝賞讀..
遠山谷 對 但愿 的評論
..
遠山谷 對 但愿 的評論
問好老師,謝謝賞讀..
遠山谷 對 夢醒起跑線 的評論
問好老師,謝謝賞讀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