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手机怎么玩快速时时彩 >> 小說 >> 內容
內容

:雪映山河滿江紅(19)

時間:2019-10-25   作者:默龍 錄入:默龍  瀏覽量:126 下載 入選文集

手机怎么玩快速时时彩 www.ewxtc.tw  第十九章  打草驚蛇探敵蹤

赫連曉雪聽得軍士說岳夫人真的被奸細給擄掠了,心里頭一震,難道顏大哥真的和這事兒有關?

帶著疑慮她轉身離開,聽到后頭有人叫她,“曉雪,請留步!”

原來是韋一鴻從岳府走了出來,還帶著岳雷,“你怎么來了?”

“我是偶然經過,你能不能借一步說話?”赫連曉雪輕聲對韋一鴻說道。

二人來到柳樹下,“一鴻,岳夫人真的出事了?”

韋一鴻點點頭,原來今天早上岳雷早起練武,沒發現一向起的很早的母親,他以為母親病了,就去敲門,里面都沒有動靜,推開門才發現,母親已經被金人擄走了,只留下了一封信。

“這信上說什么?”赫連曉雪急切問道。

韋一鴻遞給她一封信,她抽出信箋,看到上面寫道:岳夫人在我處,爾等速拿特使來換,落款是“完顏狂歡”。

“完顏狂歡是誰?”她問韋一鴻。

“他們就是歡喜兄弟,哥哥叫完顏狂歡,弟弟叫完顏狂放,都是北國人,現在是雪虎的帶頭大哥,雪虎是潛伏在大宋的金國暗樁?!?/span>

“哦,也就是說,他們捉了岳夫人,然后逼著我們跟他們交換他那個什么特使,那你還不求皇上趕緊去換?!焙樟┛甲偶?。

“我們根本就沒有抓住那個什么特使,我們拿什么去換?!焙樟┗故塹諞淮慰吹轎ひ緩枵餉匆懷錟?。

“一鴻,我跟你說件事,你可誰也不要說??!這事關我家的生死?!?/span>

“好,你說吧!”韋一鴻向周圍瞅了瞅,岳雷正帶著軍士檢查現場,也沒有人注意他們兩個。

“昨天我們救了一個人,他受了傷?!?/span>

“他現在在哪里?”韋一鴻說道。

“就在我們家的地窖里?!?/span>

“這是個什么人?”

“這人你見過的,就是秦檜的那個朋友,顏速?!?/span>

“什么?”韋一鴻立刻一驚,看到嚇住了赫連曉雪。

他認真說道:“曉雪,你現在聽我說,這是國家大事,也牽連你爹的安危?!?/span>

“一鴻,怎么會這樣?”她開始惴惴不安。

“我這次回臨安,就是來調查顏速的。這個顏速極有可能是金國特使,這里面的事情太復雜了,不是一兩句話能說清的?!?/span>

“那秦檜豈不是?”她忽然覺得非??膳?。

“曉雪,你這次一定要信我,抓不住顏速,岳夫人恐怕兇多吉少,方案不周密,你爹娘都會有危險。按照我說的做,你心里千萬不要擔心?!?/span>

韋一鴻叫上岳家兄弟和赫連曉雪一起進入內室,密謀了抓捕顏速的方案。

中午時分,赫連曉雪帶著一個十左右的孩子回到了家里,赫連老漢看著一個小公子哥,“女兒,這是哪家公子?我怎么沒有見過?”

那孩子上前一躬,“老伯,我是城南張員外的小兒子,我爹讓我來跟曉雪姐姐學剪紙,我爹說我手太笨,寫字都是歪歪扭扭的,先生說跟著好匠人練練穩勁兒?!?/span>

赫連老漢知道城南的張員外,逢年節都是女兒走動,剪紙生意都是女眷們喜愛的,所以關于生意的事情,女兒聯系的多,于是信以為真。

等到曉雪把紙鋪好,拿了幾個樣,讓張公子坐在外屋比葫蘆畫瓢,赫連老漢把她叫到內室。

“女兒,你不知道我家藏著顏公子???怎么還把外人給領過來?”

“爹,你不是不知道張員外的死纏勁兒,女兒怎么能拗的過他,一個小孩兒有什么可怕的?”

“那你見到岳夫人了沒有?問沒問顏公子的冤屈?剛才顏公子還問你回來了沒有?”赫連老漢說。

“今天不巧,岳夫人昨天上午就帶著幾位公子到靈隱寺上香了,家里除了一個丫頭和老媽子,沒有外人。顏大哥吃飯了沒有,我給他送過去?!?/span>

“不用你去,我給他送就行了?!焙樟蝦核?。

“有人在家嗎?”外面傳來隔壁高大嬸的聲音。

赫連曉雪答應著走出去,高大嬸進屋后著急忙慌的說:“赫連大哥,今天不知道怎么了,剛才我回來,在街口,官兵開始挨家挨戶搜查,說是要抓金國的奸細,你快把你家的剪紙都收好了,別把好東西都讓他們糟蹋了?!?/span>

等高大嬸一走,赫連老漢大腦發蒙,這可如何是好?“女兒,這可如何是好?”

“爹,越是這時候,越慌亂不得,再說這大白天的,就是想逃,也沒有地方啊,我們只好走一步說一步?!?/span>

見女兒胸有成竹,赫連老漢多少寬了心,也只好這樣了。

張公子在玩著剪紙,曉雪在教他,“拿剪刀,應該這樣拿,手腕要活,眼到剪到,心里先有圖,才能剪好?!?/span>

赫連曉雪拿出兩張紅紙,遞給男孩一張,對男孩說:“張公子,你先把這張紙對折,我教你剪一個春字?!?/span>

“好嘞!”

曉雪把紅紙剪成正方形,沿角對折,然后又對邊對折,張公子跟著她學著。

“最后再成一個三角,這樣就成了一半?!蹦瀉⒌巳尾諾贍Q?。

“曉雪姐姐,這樣就可以開始剪了嗎?”

“不慌,沒有規矩比著,剪出來的字十分難看,還要描圖?!?/span>

曉雪拿來炭筆,把“春”字鏤空的框架的一半,比著尺子畫在紙上。教男孩子開始剪,“沿著斜邊往里剪,不要剪斷,把紙剪出來,手不要抖?!?/span>

男孩小心翼翼把紙剪開,等到把紙都掏空,曉雪又說道:“剪完后,在展開的時候,不要用力,要穩,要慢,免得弄爛了,就會前功盡棄?!?/span>

男孩子把紙剪開,一個完整的“春”字就出來了,男孩很是興奮。

“曉雪姐姐,那我接下來學什么呢?”

“不要心急,你還需要自己練三次,把這個春字學會,才能學新的?!?/span>

兩人正在練習之際,官軍已經搜查到了高大嬸家里,沒有多久外面傳來砰砰敲門的聲音,“誰在家呢?都給我出來,官軍搜查?!?/span>

一隊軍士頂著像豬血染過的紅纓子帽,氣勢洶洶站在赫連曉雪家門口。

“剪紙赫,昨天晚上看到什么人沒有?”

“回軍爺,我老漢年紀大了,睡的死,什么都沒有聽見,也沒有看見?!?/span>

“我告訴你,你膽敢說謊可是等同金國的奸細,都是要砍頭的?!?/span>

“小老兒一輩子本分,哪敢欺騙軍爺?!?/span>

領頭的軍士斜眼瞅了瞅赫連曉雪,“大美人,你昨天聽到或看見什么沒有?”

“軍爺,我什么也沒有看到?!?/span>

“好吧,既然不做虧心事,就不怕鬼叫門,弟兄們,去給我搜個底朝天?!?/span>

軍士們蜂擁而入,把赫連老漢和曉雪推到了一邊兒,看到屋里的小公子,“剪紙赫,你屋里這人是誰?”

小男孩道:“瞎了你們的狗眼,連小爺我也不認識了?!彼友鍰統鲆桓雋釓?,拍到桌子上。

“知道這個嗎?張俊王爺是我伯父?!?/span>

“哦,小的孟浪了,原來是張衙內,衙內怎么在此處???”

“廢話,小爺我去哪里難道還要向你報告?!?/span>

“不敢,不敢,小的是奉圣諭搜捕金國奸細,沒有打擾衙內的雅興吧!”

“皇命難違,你們該搜就搜,不過不要打爛人家的東西,你們要向人家岳家軍學學,愛護百姓,我跟著看看,你們要是弄爛一件,就賠十件?!?/span>

“小的明白,小的明白,哥幾個,搜!”軍士們屋里屋外搜了起來,赫連老漢是提心吊膽,這張公子隨著軍士一直來到廂房,看到一面墻摞了好多紙張,紙張下面就是地窖的入口,顏公子就躲在里面。

“你們都看完了,哪有什么金國奸細,這回心靜了吧!”張公子說道。

“張衙內,那小的告辭了。走,弟兄們?!本棵怯值較亂患宜巡?。

張公子下午又玩了一會兒,家丁來把人接走了,赫連老漢心里的石頭還是沒有落地,等到掌燈時分,下到地窖里和完顏宗美商議,決定半夜里就離開赫連家,他準備直接找秦檜攤牌。

作者簡介:我有點靦腆有點懶。

發表評論

分享本站
  • 月度作品榜
  • 年度作品榜
  • 作品排行榜
孫宇慶 對 城市 的評論
你說,生活就是一場茍且,既無..
遠山谷 對 媽媽的苦難 的評論
問好老師,謝謝賞讀..
遠山谷 對 但愿 的評論
..
遠山谷 對 但愿 的評論
問好老師,謝謝賞讀..
遠山谷 對 夢醒起跑線 的評論
問好老師,謝謝賞讀..